我的爸爸是个中港货柜车司机,他了比我妈妈大四年, 那时候妈妈刚好四十岁。 至于我,就读中学七年班,正在准备大学入学考试。 我们家庭的关系非常紧张,事源爸爸在大陆包起二奶来。 起初妈妈只是半信半疑,但到了后来爸爸索性每逢周六、曰都留在大陆。 妈妈苦于经济理由及我正在准备考试的关系, 一直哑忍着。 我虽然也替妈妈不值,但我又可以做甚么呢 我唯一可做的事便是能够考进大学, 跟着尽快经济独立可使我和妈远离老爸 直到那一天。 那天是星期五晚上,我温习完毕回家时已经很晚了。 家里很吵, 我只听到爸爸大声说: 「我只要准时拿家用回来, 你管我那么多」跟着他便夺门而出。 我实在很恨他,为甚么要这样对她呢只见妈妈躺在床上痛哭, 我不知可以做甚么只好爬到床上把妈妈紧抱着, 我这样做似乎令妈好过一点。 大约一小时后, 妈轻轻的说: 「把灯关掉吧, 我睡不着。 」把灯关掉后,我回到自己的床上去了。 不一会,妈又哭起来,我只好再回到妈床上, 紧抱下我们都睡着了。 不知过了多久,因为手臂被妈压着的关系, 我醒了把身收起的同时,我发现老二已硬了起来, 并正顶着妈的臀部。 跟着我开始慢慢的、有节奏地一下一下的顶去妈处。 起初只是轻轻的,但后来快感令我加快了速度。 跟着妈的下身也慢慢地迎合起我的节奏来。 不一会我就泄了,很快我也模模煳煳的睡着了。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妈已起床,一起吃早餐的时候, 妈好像一点事也没有发生过似的。 既然这样,我也没甚么可说,跟着我便到自修室去温习, 温习时心里总想着昨晚的事。 好不容易才待到晚上,回家后发觉妈已经睡着了, 我有点失望只好洗澡睡觉去。 但当躺在床上时, 妈说: 「志康……今晚也陪我一起睡好吗你……你不愿意也没关系……」 我没说甚么, 但心里却是狂喜不已。 我用行动来做答案,很快的跑到妈的床上去。 「我们睡吧!」我很温柔地说。 其实我并没有睡,也睡不着,因为实在很兴奋。 半小时后我轻轻的叫了妈几声,就跟昨天晚上一样, 我们配合地再次乱伦起来。 爸不在的几个晚上,我们都重复又重复地在体外性交。 爸在的日子,却装得像平常一样。 终于,星期五晚又来到了,对我来说好像过了一年之久。 回到家后灯已经关掉,我立刻跑去洗澡,跟着飞快地奔到妈床上去。 「妈,我陪你睡好吗」妈没有回答。 也许是忍得太久的关系,我非常性急,而且这种有隔膜的接触已不能令我满足。 我索性把裤子脱掉,把老二直接顶在妈臀部。 这时我亦发现妈穿了一件新的连身睡袍,不知哪里来的胆量, 我慢慢的把睡袍拉起把老二挤进妈两腿之间, 这一下几乎令我立刻泄了幸好紧要关头我守得住。 正所谓一不做二不休,睡袍都可以拉起, 为甚么内裤不可拉下把妈的内裤拉下后老二刚好插进妈的阴部, 那里已经很湿。 妈「啊」的一声叫了起来: 「不可以……」可我哪管这么多, 已经抽插起来了。 「不……不可以……啊!不可……」渐渐地, 「不可以」的声音越来越小「啊」的声音却越来越大。 就这样,我母子俩开始了真正的性交。 我们乱伦了,但是我们不说出去,又对这个世界有甚么影响 星期六早上妈依然比我早醒, 我发现妈坐在厅中好像在想些甚么似的。 跟着妈好像下定了决心,用很坚毅的样子把一些药丸吞进口里。 「妈, 你觉得不舒服吗」 妈柔情似水地望着我: 「还不是为了你。 你这样的就射进来,不怕妈会怀孕吗有了孩子, 你叫他作儿子还是弟弟」我看看原来妈吃的是避孕药。 「妈, 我……」 「以后要射进来可要先问问我!」 我立刻拥着妈: 「妈……我想……」我的手已放在妈的胸脯上。 「先把门锁上,然后到房间来!」 我从未如此敏捷过。 「我是你的了……不要像你爸那样对我。 」妈在床上说: 「来!让我教你如何脱我的衣服。 」 那个星期六我们足不出户,只是在做爱, 母子俩人正享受着乱伦禁忌带来的快感。 这一天,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。 现在我已经结婚了,太太也同意跟我妈住在一起。 忘了说,我已成功地考进大学,现在亦有一份不错的工作, 妈亦与爸离了婚。 我很鼓励我太太在晚间进修,好让我与妈有机会偷偷温存一番。 究竟将来会不会发展到三人行我也不知道。